涂涂

熙攘人群,回首不见一抹阳光下消失的身影。

习惯了孤独,
一只摇曳的小船在大海里飘荡的十几年,
终于飘到了平静的水面,
有了一个普通百姓想拥有的一切,
稳定而体面的工作,
宽敞的房子,
代步的车子,
可是心里也像这平静而辽阔的水面一样,
难起波澜,
习惯了压力大的时候一个人在家看看看电影吃点花生米喝瓶啤酒,
习惯了周末一个人收拾房间,
为此同学还挖苦说我是居家暖男,
习惯了一个人在路上安静的听收音机,
习惯了聚会时候看朋友们激情澎湃的感情流露,
我就像练过古墓派的武功,
喜怒哀乐不行于色,
是长年的孤独造成这样的结果么,
不愿承受这孤独。

评论